那一夜的温暖

我的中学生活非常糟糕,是因为家庭的变故。有一天,爸妈都收拾行李离开了家,我被安置在姥姥家里。他们言语间遮遮掩掩,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我那时也想得开,觉[阅读全文]

四十二粒芝麻

每天放学后,我都拖着饥饿的身子到村口去,双眼痴痴地望着灰蒙蒙的远处,望眼欲穿地渴望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能闯入视野之中。[阅读全文]

父亲的最后一战

大概在十五年前,亚博猎民村曾经一派生机。那时,男人们热衷的就是背起猎枪,三五人组成一个小组钻进山林,直到猎取了足以炫耀的收获,才会回村头。后来动物少了[阅读全文]

弑父

冯姐以强奸罪把老父亲告到了法院。这样的女人别说是强奸,就是倒找俩钱让人奸也不会有人愿意的,除非那个人特别缺钱。[阅读全文]

父亲的病根

这天,李强接到母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,说父亲从树上摔下来,摔断了胳膊。李强连夜驱车往老家赶。父亲年龄大了,时常感到右手臂麻木酸疼。李强带他去镇上的诊所看[阅读全文]

等你老了,我就是你的江湖

从罗小满记事起,周围的人都喊她爸爸大胡子。据妈妈说,胡子是小满婴儿时最爱的玩具。玩具!小满想,我有那么奇葩吗?[阅读全文]

和父亲吵架

我常常想一个问题,我和父亲之间究竟隔了什么?我羡慕那些在父亲面前撒娇的女儿,我也羡慕那些在女儿心中是第一情人的父亲,可是我和父亲之间,长久以来,似乎一[阅读全文]

父亲的红颜知己

记忆里,我6岁起就和她住在一个大院里。她是一个精致的女人,不太漂亮,但很会打扮,举手投足间都很有味道。小时候,母亲和其他阿姨都穿着黑色或者深蓝色的衣服,[阅读全文]

只有一个字的辞典

那年,他还在读初中。寒假里随父亲进城去卖核桃,卖了380元。揣着崭新的钱,父亲带他去了城里的亲戚家。娘生病住院时,从亲戚家借了300元。还了钱后,谢绝了亲戚[阅读全文]

欠父亲一个拥抱

年少时,我和他,很少沟通。他低头吸烟的时候多,与亚博姐妹几个说话的时候少。虽然他是我父亲,但我并不喜欢他。[阅读全文]

爸爸回来了

看着小刘和小雪抱在一起,女人的眼里有了泪水,笑着说道,小雪,他就是你爸爸![阅读全文]

父亲死因的两种版本

2002年的春节刚过,还没出正月,我爸死了。离我过生日还有三天。我爸答应我,在我十八岁生日这天,他会送我美国海军陆战队的Zippo打火机。他说那[阅读全文]

无耻的爸爸

1午夜时分,韩子丰和几个朋友尽兴出了酒吧。分手后,他向不远处的家走去。街上十分寂静,只在对面,有一个貌似醉鬼的人摇摇晃晃地走过来。经过韩子丰身边时,这人[阅读全文]

折纸里的爱

1我最早的记忆是我儿时的一次哭泣。那次,不管爸爸妈妈怎么哄,我就是不搭理,一个劲儿地哭个不停。妈妈把我抱进厨房,抽出一张彩色包装纸,平整地摊在桌上,给我[阅读全文]

与黑暗系老爸的战争

我爸的学历是函授大专,在他那帮造船厂老哥们儿堆里,算是个实打实的文化人。可自从母亲去世后,我越来越怕和他聊天了。周末,我回娘家,亚博的开场白通常会这么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