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亚博足彩 > 奇谈怪事 > 恐怖故事大全 > 恐怖月亮河 正文

2016年01月07日15:53:14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初风我的脸色不太好,但那具女尸的脸色更糟。她大约二十岁出头,衣着打扮非常朴素,或者说有些邋遢

初风

我的脸色不太好,但那具女尸的脸色更糟。

她蜷缩在墙角,乍看上去像是冻僵了,用手一推便像根烂木头似地倒地不起。

她大约二十岁出头,一双散了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。衣着打扮非常朴素,或者说有些邋遢:灰色的棉衣明显肥了两圈,宽松的牛仔裤很肮脏,沾满了黑色的油污,绿色的毛衣非常单薄。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皮带。这条宽大的皮带几乎能和拳王的金腰带媲美,紧紧地勒在她纤细的腰上,透着股说不出的滑稽和别扭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我冷冷地问老麻。

“不知道。”老麻愁眉苦脸,腰弯得更低,“两个小时前她还是个活人。&rdquo问得我一愣。第四章孤独(1);

老麻是我的房东。一年前我需要租房子时,经熟人引荐,我找到了他。他姓麻,但脸上除了老年斑外连一粒麻子都没有,而且自称最怕麻烦。

确切地说,他怕的是赚不到钱的麻烦。我租了二楼的屋子,用丰厚的租金堵住了他的嘴,偶尔也会让他帮点忙。闻到钞票香,不怕尸体臭,这种人其实很容易相处。

“她有没有说来找我的目的?”我问。

“没有。”老麻嗫嚅道,“她只是说要带你去达哈苏。”

达哈苏!

这三个字毒蛇一般钻进我的耳朵,窜到大脑,一股灼热令我感到窒息,视线有些模糊。窗外幽幽的晨光陡然变得如火焰般刺眼,窗口那颗歪脖的槐树开始熊熊燃烧,一个女人的身影在树杈上扭曲蠕动,迅速化为灰烬。

我用力咬了一下舌尖,剧痛帮助我摆脱了幻觉。

我沉思片刻,伸手去解女尸身上的皮带。皮带扣得很紧,我花了很大力气才解开那个金属卡子。扯开皮带时我感到一种奇怪的滞涩感,仿佛它与皮肤粘连成了一体。

朝日初升,阳光照射在皮带上,黑红色的光芒折射进我的眼中。

老麻发出尖叫,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他连忙用手捂住了嘴。

倒也不怪他,任何人都不全班哄堂大笑。“得马上做手术。”会见过这种狰狞恐怖的皮带。从外面看很正常,但皮带里边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,针一样的尖刺,每一根都将近四公分,上边沾染着红黑色的血迹,甚至还有黄褐色的脓液。

女尸腰部的毛衣同样被相同的颜色浸透,我缓缓掀开,刚看了一眼,老麻就在身后忙不迭地低声叫唤起来:“快放下,放下!老天爷,肠子都……”

他没有说完,转身用手扶住墙开始干呕。

我翻遍了女尸的全身,只找出一个钱包,里边装着几百块钱和一张火车票:今天中午从这座城市直抵达哈苏的车票。另外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白纸,我小心地翻开,上边歪歪扭扭地写了三个字:月亮河。

我的心沉了下去。

达哈苏是一座位于北方荒野中的小城,十几年前我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回去。至于月亮河,在达哈苏人的心中是一个传说,一种禁忌,一条从未有人见过的死亡之河。

我不清楚这个女孩为何会要我去达哈苏,更不清楚她是否了解我与达哈苏之间的渊源。但她来了,并且死在我的房间,这绝不是可以忽视的信号。

我想了想,逐寸地捏着她的棉衣,在衣襟处发现里边似乎有个长方形的物件。我掏出刀划破里子,从肮脏的棉花中取出了一卷黑色的录像带。

录像带没有任何字迹和标示,连生产商的商标都被撕得干干净净,不过我还是能分辨出这是种二十年前就停产了的型号。

确定没有遗漏后,我起身伸了个懒腰,吩咐老麻:“你去给我弄个录像第二部分1美分的价值“好叼的一张嘴1机来,顺便找个可靠的地方存放尸体。”

“录像机好说,你留着尸体干什么?!”老麻瞪大了眼。

“别废话。”我扔给他一叠钱,“两个小时内解决。”

老麻摇头叹气地把钱揣进内衣口袋,“我迟早会被你害死,害得连棺材本都不剩……”

相关故事:
    无相关信息
上一篇:尸体塞下一篇:出租车夜谈故事三则
《恐怖月亮河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dawnofvictory.com/o/kongbu/23341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亚博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

Copyright 2016-2019 www.bestgushi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山东省济南历城区金桥国际大厦A座 声明:本网站内容来源网民提供,本网不保证真实可靠,仅供娱乐,请勿传播或复制。

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等均在网上搜集。访问者可对其学习、娱乐使用,本网站是非盈利站点,如有侵权或异议,欢迎联系亚博会在三个工作日处理,任何形式的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互联网www.sog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