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思涵:退学的“永动机

王思涵就像一台永动机,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睡觉,吃饭的时候也在看书1987年4月22日,一个小男孩出生在东北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。他的父母因为种种原因只读到了初中[阅读全文]

王小妮的爱情

五月初夏,当知了第一次鸣叫时,王婶离开村子,去县高中给女儿王小妮送替换的单衣薄被。拐过几幢高耸的教学楼,王婶突然望见女儿坐在花园的凉亭里,不过身边却有[阅读全文]

喜欢是无法痊愈的病

女孩问男孩:“你喜欢我有多少?”少年想了想,以平静的声音回答说:“就像喜欢午夜的汽笛声那么多。”——村上春树一个人出生到死[阅读全文]

谁扼杀了亚博的友谊

我不知道在我心底的这份友情还能够珍藏多久,不知道我是否还应该孤守死角,也不知道应该责怪谁,我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他,我仍苦苦地在[阅读全文]

江湖侠侣

郑华在一所规模很小的学校读高中,学校位于县城一角,高高的围墙内,孤零零地立着一幢三层高的教学楼,远远望去,校园很像一座城[阅读全文]

生命的春天

她和他是高中三年的同桌,那时侯他们的生活几乎被书本和考试占满,整天坐在教室里,每天的心情像答考试题一样紧张,也像书本一样[阅读全文]

懦夫的后现代生活

那段美好的回忆刻骨铭心,镌刻在我灵魂深处最柔软的角落,孳生出一株难以释怀的枯树,在风雨欺凌中,苍凉地摇摇欲坠1我是城北高中最胆[阅读全文]

我的全世界只缺一个你

最初的喜欢已经给出去了,再也收不回来,不是吗?01世界上比一个人吃麻辣火锅更杯具的事是,一个人吃麻辣火锅吃到流泪。我可以感觉吉[阅读全文]

有关多米诺的小情事

蒋珞玮总结道,身边有枪林也好,弹雨也罢,就是不能有女人,各种死法都比不上被女人折磨死那么痛苦。杜晓妍打电话叫蒋珞玮回去换灯泡[阅读全文]

五线谱上的缤纷味蕾

中午12点半,学校电台准时广播。我拿出草稿本,同桌菲菲照例好奇地探过脑袋来。电台播放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流行歌曲,我手中的笔在下午[阅读全文]

细雨点梧桐

我家住在矿区,爸爸妈妈都是煤矿工人,年龄到了,就直接入了矿区小学。吴桐和我差不多,只是他妈没有工作,全家只靠他爸一个人的工资生[阅读全文]

第39位同学

长风中学高二(1)班原先有38个学生,新学年开始后,又转进来了一位同学。新同学名叫章经纬,是从农村来的。章经纬的父母很早[阅读全文]

柳岸晓风残

县重点中学秀州中学高三那群正在准备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冲刺——高考的学子中间,女生杨柳岸很烦,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星[阅读全文]

青春里开过的玉兰花

夏意儿念高中的时候,家离学校远,住宿。每日黄昏,她会抓一本书,去操场边。金粉一样的光线,落在一棵一棵的树上。是些广玉兰。[阅读全文]

爱不成风

花痴的小执著我叫陈悦凉,资质普通相貌平平,家庭一般成绩马虎。我每天坐五站公交上学,小卡片一刷,一成不变的声音就汇报:学生卡;每[阅读全文]

你不是那朵为我倾倒的花

我觉得吧,无论拿哪套标准来衡量,我都绝对够格称得上是一只挺优质的雄性生物吧。许安然曾经还不服气地和我叫板,说我这是臆想症病入[阅读全文]

当我在爱你时我在想些什么

孟安阳,很久以后的我才知道,原来,当我失去你的时候,就是我在爱着你的时候。当我爱着你的时候,就是我在想念你的时候。[阅读全文]

我是林若羡,我爱李商商

林若羡的坚持来自于他内心的明亮与单纯,他从未想过李商商这样待他,是不是有什么险恶的居心。因为不管险恶,还是居心,均离林若羡的世界很遥远。[阅读全文]

“高四”时的一场“爱情”

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。烟花如织的九月,芳草萋萋,氤氲满地。可我却很抑郁消沉,因为遭受高考落榜的打击。在他人背着新书包的诱惑[阅读全文]

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爱情

倚在爱情的门框上,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爱情,绝没有倚门看斜阳的闲适自得。欲退不能的门里一脚是用甜美织成的回忆的痛苦;欲进还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