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长的勒痕

那天,在一个盛夏的午后,阴云密布。太阳收起了最后一抹余晖,躲进了乌云。狂风怒吼,燕子也收起了那双隽美的翅膀,归了巢。我独自坐在桌前,可无心顾及这些。此[阅读全文]

我记忆里的2012

昨晚和师兄约定好,今天要起早一点,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。新年的第一天,太阳出来了,天空放晴了,我的心境也格外的清静,格外的矜持淡定。约上师兄吃个饭,看场[阅读全文]

暗恋也是一种成长

我一直暗恋同桌司马烟,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汗涔涔地盯着黑板,不敢扭头看她。我怕一看她,她就千娇百媚地朝我笑,那样我可能会[阅读全文]

求求你,别再陪我了

18岁那年,我考上了北京的一所艺术院校。拿到录取通知书时,我妈就辞掉工作,来北京陪读。到北京后,我妈考察了一番,在学校正对[阅读全文]

感谢两棵树2010-12-13

女公关成长记

女公关成长记

两年前,我成了一名实习女公关。亲朋好友逢我爸妈便问:“你家闺女工作啦,真不错啊,做什么的呀?”我妈说:“公关。&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