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亚博足彩 > 爱情故事大全 > 短篇言情小说 > 驸马入我怀 正文

2015年06月15日11:13:01 来源: 飞言情 作者:一世安 查看评论
摘要:我是东陵大周国这一朝的长公主,却是个不得宠的长公主。我自出生第二日,便被自己父皇送到百里外的宗庙里。

【楔子】

我是东陵大周国这一朝的长公主,却是个不得宠的长公主。我自出生第二日,便被自己父皇送到百里外的宗庙里。一切,都只因那个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权臣白鹤声之子白起。

白鹤声手握大周三十万重兵,他儿子前脚刚生了下来,我后脚就跟着从我母后肚子里蹦了出来。白起身子骨弱,白鹤声找了个相士算了算命格,说我克了他儿子的命。

白鹤声于是给我父皇递了个折子,要求将我送走。我父皇忌惮他手中势力,不得不准了他的奏。据说,我母妃当时追着抱走我的乳母,哭得声嘶力竭,郁郁寡欢了许久。直到我父皇用真爱为我母妃带来我的皇弟,我的母妃才从悲伤之中走出来,彻底忘了我这个百里外孤苦无依的女儿

从头到尾,我连句话都没说上,就莫名其妙地成了炮灰。我觉得,我真是冤大发了。

【一】

这一日,是我及笄的日子,于是,趁着师父没留神,偷偷一人摸出姬玉山,到镇子上最有名的酒肆里,要了一壶名满天下的“玉真香”。玉真香后劲十足,我连喝完两壶,才觉得自己头晕目眩,站也站不大稳。

眼前是大片的风信子开得正好,我晃晃悠悠跌进了一个怀抱。我努力想睁大眼看清来人,却是一片模糊,只隐隐约约瞧见了一个白影,芝兰玉树一般。

我再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软榻上,帐帘上挂着一个香包,里头的香气提神醒脑得很。我摸了摸自己身上,只有一件中衣。

我茫然不知所措,一位白衣公子推门而入。他逆着日光而来,细微的尘埃在空气中飞扬,而他,面庞清俊,宛若玉人。

我天生对一切与“白”这个字相关的事物没什么好感。当然,长得好看的除外。

我吞了吞唾沫,从那白衣公子的手中飞来一个包袱,堪堪落在我的膝盖上。

“你喝多了,你的衣服被你吐脏了,我给扔了,又给你买了件新的。”白衣公子款款落座,将手中折扇叠好,放在桌案上。

我打开包袱,里头是一条湖蓝色的长裙。

我望了望坐在那里为自己倒茶的白衣公子,心想,怎么说我也是一国公主,即使不得宠,被我父皇放养,也还是要讲一讲尊严,不能平白无故占自己子民这么大一个便宜。于是,我问:“这裙子多少银两,我给你。”话毕,我便去掏钱袋。

“五十两。”白衣公子挑眉看了看我,淡淡答道。

“就这么两块破布,居然要五十两?”我觉得我遇上了个骗子,要不就是眼前这个人当我是傻子。看他的穿着打扮天生贵气,我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上一篇:此生薄情下一篇:江湖任我贱
《驸马入我怀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dawnofvictory.com/a/yanqing/22051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亚博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

Copyright 2016-2019 www.bestgushi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山东省济南历城区金桥国际大厦A座 声明:本网站内容来源网民提供,本网不保证真实可靠,仅供娱乐,请勿传播或复制。

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等均在网上搜集。访问者可对其学习、娱乐使用,本网站是非盈利站点,如有侵权或异议,欢迎联系亚博会在三个工作日处理,任何形式的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互联网www.sogou.com